全本小说网 > 灵异恐怖 > 长夜国 > 第五百九十三章 明周决战的大幕…拉开

第五百九十三章 明周决战的大幕…拉开(1 / 2)

黑渊深处的一块悬浮的巨大岩石之上,站着一男一女。

女子仙姿玉貌,犹如神女仙妃。可是她此时一脸悲愤的看着那个男子,眸光带着怨恨。

“正嫡,儿啊,你为何这么快就陨落了?你的气运呢?!你的资质呢?!你的底蕴呢?!你这个不争气的!”

女子的声音犹如杜鹃泣血,让古寂的黑渊也变得有点哀。

“你还我儿子!还我儿子!”女子指着男子厉声喝道,字字如刀。

这女子当然就是蚕药妃。

那男子面如冠玉,气度儒雅,却一脸无奈、感伤之色。

“药妃,你不要伤心,你也知道,正嫡是红尘仙,他还会有下一世…”

这男子正是姜别离,也就是姜隐。

为了不让蚕药妃参与真界纷争,他强行带蚕药妃进入黑渊,已经多年未回真界。

蚕药妃多次要回去帮姜正嫡争霸,都无法得逞。

“老娘不要伤心?”蚕药妃惨笑,“第一世,我望舒没有孩子,第二世,我唐望舒还是没有孩子。”

“到了第三世,老娘才有一個孩子,当上了母亲。”

“他虽然是红尘仙,可前世今生本非一人,他是老娘十月怀胎生下来的,是老娘养大的儿子!你却让老娘不要伤心?”

“他不是你的儿子么?!姜别离,你这个虎毒食子的畜生…”

姜别离被女人破口大骂,骂的狗血喷头,却不还口,只能打出一个个的手诀,消除女人的愤怒之意。

蚕药妃到底是一位仙人,毕竟不是一般女子,她骂了一会儿,终于懒得再骂了。

儿子都死了,再骂姜别离又有何用?

她剩下的,只有伤心和遗憾。说到底,此时她也是一个母亲。

姜别离看着蚕药妃的样子,也感到很伤心。

他女人虽多,可他最爱的,却始终是蚕药妃。他心中真正的发妻,当然也只是蚕药妃。

可是,他不能为了蚕药妃母子,就彻底放弃挽救仙界的大略。

姜别离长叹一声,“药妃,你什么都好,就是喜欢走极端。”

“你第二世救世失败,就反其道而行之,这一世便要献祭仙界,这难道不是违背你的初心么?”M..

“救世不成,就一下子滑落到彻底救己,这不仅是极端,还和本心为敌。”

“实话告诉你,献祭仙界的难度,并不比救世小多少。”

“我早就告诉你,会有人出来救世,这是天道。祭世救己,何尝不是和天道为敌?”

“救世可能失败,祭世救己同样可能失败。你和正嫡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就要有失败的准备。”

“我不让你参与其中,就是不想让你也搭进去。正嫡想做什么,我不阻拦,可是你,我必须阻止。”

“同样,姜药选择了救世,也有可能失败,当然也要有失败的准备。”

蚕药妃冷笑不已,“姜别离,你既然如此想救世,为何不直接去帮姜药?他不是你的亲亲儿子么?”

“呵,心中想帮姜药,可又怕我们母子有意见,所以就明着不帮,却变着法子偷偷摸摸的帮。姜别离啊姜别离,你真不是个东西。”

“你空有如此神通,却让老娘瞧不起。”

“你鼠首两端的夹在中间,脚踏两条船,自以为左右逢源,两不得罪,其实谁也不承你的人情!”

“无论是救世还是救己,都是天大的事,你既然参与其中,那就应该做出一个选择,然而倾力去做,而不是被感情左右,没有自己的立场!”

“也是,你不是一直如此么?当年,你身为大隋太师,明知李洛书要反隋,却不闻不问的保持中立,理由只是李洛书和杨玄明都是你的弟子。”

“结果如何?你既对不起大弟子杨玄明,也被小弟子李洛书轻视,认为你没有原则,没有立场!你这样的人,他敢信任?!”

“你是个失败的夫君,失败的父君!失败的老师!失败的九道大仙!”

“好了药妃,你别说了。”姜隐的脸色有点阴郁。

蚕药妃神色讥讽:“不让我说?说到你的痛处了是吧?呵,你就是个鼠首两端的人。”

姜隐摇头:“那不是鼠首两端,那是中庸之道…”

“狗屁中庸之道,老娘听不懂!”蚕药妃指着他的鼻子:

“等到你的亲亲儿子姜龙城被干掉,你也就没有儿子了,你以为两不相帮,结果你会失去所有的儿子!”

“老娘现在才明白,你从来没有拿药灵体炼丹的意思!你从一开始,目的就不是找药灵体炼丹,而是看上了穆苍月这个新欢!”

“所以,你就以寻找药灵母体生出药灵体为借口,取得我的支持,不但光明正大的娶了穆苍月,还一并收了羡清影!”

“你只是馋她们的身子!可惜,老娘今日才明白这一点!”

“姜别离!你下流!”

姜隐脸色通红的跺脚,“唉呀…药妃!我在你眼里,就如此不堪么?我何曾是这等人…你误解我太深!”

若是外人看到两个仙人如此争吵,只怕从此会失去对仙人的敬畏了。

蚕药妃说完,也懒得解释,就要转身离开。

“我要回仙界,为正嫡报仇!”蚕药妃咬牙,“姜别离,你若对我还有一丝情意,就应该和我一起回去,为儿子报仇!”

“我还要回去当国君,不能让正嫡辛辛苦苦建的国亡了!”

姜别离叹息道:“药妃,你何苦如此呢?正嫡已经陨落,我也很痛心!可是,你不能回去沾染因果!更不能去当国主!”

蚕药妃冷笑:“老娘又不是左道门的那些狗屁神明,老娘害怕什么因果?”

姜别离赶紧拦住她,“你知道因果之道的本质是什么?”

蚕药妃顿时来了兴趣,莲足一停的问道:“因果的本质是什么?”

这是自古以来很多人都想知道的答案。

这个答案,当然曾经不是谜。可随着时光的流逝和仙界的变迁,后来就变成了一个谜。

而因果之道,据说是宇宙中最玄妙最莫测的法则,甚至有人说因果法则和时空法则一样,都是宇宙中的至高法则。

姜别离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因果法则,就是时空法则!而且,是时空法则最深奥的那部分!”

什么?因果法则是时空法则,而且是时空法则最深奥的那部分?

这怎么可能?

哪怕是蚕药妃这等人物,也有点难以置信。

她知道,轮回法则属于因果法则,同时轮回法则也属于时空法则。却不知因果法则也和时空法则有关系。

“药妃。”姜别离成功的转移了女人的注意,心中微感得意,可神色却认真肃然,一副专家学者的姿态。

就差一副当年戴过的眼镜了。

“这是我多年来苦心推衍的研究结果。你知道,我当年是九道大仙,多年潜心研究,不会错!”

“神秘的因果法则,其本质的确属于时间法则和空间法则,而且我的研究成果表明,它还是时空法则最高级的本质体现!”

蚕药妃不相信姜别离的人品,可是对于他的本事,却一直很相信。

她很清楚,既然姜别离说因果法则的本质是时空法则,那就一定是。

“我明白了。过去世界、现在世界、未来世界,与其说是时空的体现,还不如说是因果的体现?”蚕药妃到底聪明,立刻想到这一层。

姜别离趁机揽住她的腰,“果然是你,一点就通。真正的三界,就是历史世界、现在世界、未来世界,这三界全部在因果之中。”

“毒害仙界的神秘毒雾,竟然可以来自于未来,就是因为有因果关系。”

“所以,天下任何生灵,任何事物,都在因果之下,概莫能外。对天道的影响越大,沾染的因果也越多。”

“左道门的人,修为超越了大仙,神通遭到了天忌,所以天道锁定了他们的气机,让至高无上的因果大道约束他们。”

“作为时空法则的最高体现,因果法则才是至高无上的天道法则。也唯有因果之道,才能让左道门的那几位保留最后的敬畏。”

“他们的修为固然不受压制,可以轻易的斩杀你莪。可是他们出手之后,就可能引发因果反噬,可能化凡,可能轮回,可能失忆…”

“种种恶果,难以承受。是以他们固然不敢亲自出手,甚至不能轻易开口,试错机会极小。影响越大的事,他们就越是谨小慎微。”

“他们希望诸国并立,相互斗争,不希望一统,尤其不希望神洲一统。”

“他们忌惮气运之子的气运。所以他们希望气运之子们各自建国,相互残杀,消耗气运,也替他们承担一些因果,转移天道的视线。”

“你第二世唐望舒被杀,那也是把他们逼急了,才甘冒奇险的杀你。杀你的李时珍也受到了因果之道的惩罚,他被迫轮回,重新修炼。”

蚕药妃蛾眉一皱,“你怎么知道杀唐望舒的叫李时珍?我自己都不知道是谁。你还能查到十多万年前的凶手?”

她很难相信,姜隐还能查出这个。

毕竟十多万年前,姜别离还在假死沉睡,根本没有醒来。而当年杀自己的人修为超越了仙人,也没有留下线索,不是姜别离能查出来的。

他的推演之术虽然很厉害,可也不能推算出具体的名字。何况,以凶手那种修为,也很难推演成功。

“呃…”姜别离一愣,“是我听左道门的一位朋友说的。”

蚕药妃的目光顿时变得凌厉起来,“你还有左道门的朋友?你难道不知,左道门也是我的仇人?”

姜别离摸摸自己的鼻子,“药妃,我正是要追查当年杀唐望舒的凶手,这才煞费苦心的接近左道门的人,其实只是为了打探你的仇人。”

蚕药妃将信将疑,“你说完了么?放开!我要回去!”

姜别离道:“你这一世没有气运,再去献祭仙界,会沾染大因果的!”

蚕药妃转头冷冷看着姜别离:“我打不过你,可你今日若是再阻止我回去为正嫡报仇,我就立刻自我陨落!”

姜别离叹息道:“好,我不阻止你,你可以为正嫡报仇。唉,算了,我还是和你一起回去吧。”

他很担心,是姜药杀了姜正嫡。

因为他已经推算出,宝莲灯已经苏醒,并且有了合作伙伴。

那个人,很可能是姜药!

姜药得到宝莲灯的合作,就有实力杀正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