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说网 > 都市重生 > 我妻薄情 > 第332章 相守时

第332章 相守时(1 / 2)

洗去一身风尘,程丹若和谢玄英面对面吃馄饨。

行军都是吃干粮,哪怕是主将也不例外,谢玄英啃了好几天的炒面——就是把面粉炒熟,加上肉泥酱块,就着水吃。有时候攻下寨子,倒是能吃顿热乎的,热水泡干米饭,加上一些肉脯酱料,就是一顿热饭。

但这都比不上馄饨的柔软和熨帖。

热乎乎的柔软的皮,鲜香弹滑的肉馅,清水煮都好吃。

就是馄饨皮有点散开了,他只吃了两只,后面的就皮馅分离,活像是肉丸子煮面皮汤。

谢玄英皱眉:“散了。”

“呃。”程丹若有点尴尬,“早上太忙,我有点手忙脚乱了,和你换。”

她一面说,一面去舀那几个破掉的馄饨。

谢玄英却吃了惊,立马盖住碗:“你亲自包的?”他仔细瞅她,“怎么需要你动手,安顺的人不听话吗?”

“不是,我就顺手做的。”她别过头,“不吃算了。”

“吃。”他一勺一个,风卷残云似的尽数吃光,然后,坐着瞧她。

她身穿道袍,做书生打扮,脂粉不施,眉眼素净,有种无言的温情。谢玄英久久凝视,忽然提起一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:“记不记得我们成亲的那天?”

程丹若咬下半只馄饨,含混道:“记得啊,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就是突然想起来了。”

成亲的晚上,她坐在他面前吃馄饨鸡,红色的喜烛照亮她的面孔。这是谢玄英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刻,他终于能够名正言顺地坐在她身边,照顾她的一切。

而随着时间流逝,两人形影不离,朝夕相处,这种幸福感就好像冲饮的花露,融化在日常的每一个细节,不再有冲煞人的香气。

但分开一月,朝暮不得见,此时此刻,他又有了相似的感觉。

“有点想你了。”谢玄英说。

程丹若愣住,视线自他脸上挪开,转回馄饨上,可又不在馄饨上:“啊。”

她不知道“啊”什么,就莫名其妙这么说了,也不是疑问,也不是惊讶,就是一种纯粹的、无意义的回应。

谢玄英弯起唇角:“你低什么头,我又不问你想不想我。”

她说:“我没有想你。”

“没有想我,你为什么找我?”他才不信。

“给你送点药啊人啊什么的。”程丹若清清嗓子,“这次损失不小吧?”

谢玄英点头,脸色渐渐凝重:“损失近半了。”

“你也太冒险了。”她说,“把自己陷进去怎么办?”

“我不能和三家一块儿耗,赤江入伙最晚,根基不稳,最适合下手。”谢玄英解释道,“也是打他们个出其不意,韦自行太想立功,反被他们利用。”

程丹若琢磨了会儿,大致明白了。

韦自行在战事上十分稳健,兵力充足,以多打少,在战略上却十分冒进,明摆着就是要收复驿道边的安顺、永宁、普安三州。

叛军在安顺撤得最快,永宁也很快放弃,给了韦自行莫大的信心,所以他在最后一站时疏漏了。

谢玄英却正好相反。

他不着急收服,以瓦解敌军为重,赤江就是头一个软柿子。

谢玄英给她倒杯热茶,说:“等叛军听说夕照的举动,一定会向赤江下手,那就是我收安南的时机。”

“等他们两败俱伤?”

“差不多。”谢玄英说,“我总觉得,他们的目的一直就是普安。”

“你是说,他们想自立为王?”程丹若思忖道:“这倒是说得通了,怪不得之前一直拉人入伙,人不够啊。”

普安临近云南,地形复杂,到处是山和寨,人烟稀少。白山、黑水二寨已经是个中最强大的两家了。

但大夏治理贵州,其中一项举措就是大量移民,汉人的人口每年都在涨。

要想自立为王,占住普安,苗人怎么都得有十万人口吧。

他们没人。

所以,叛乱初始,他们就不断派人沿途游说,希望其他苗寨的人加入。恐怕他们也清楚,如果多地响应,大夏就会调派更多的人手,十万大军难是难了点,可贵州真要是集体叛乱,朝廷也不吝决心。

到时候一样完蛋。可如果他们的目的是边战边退,将收拢的人手全部归到麾下,割据普安州呢?

一州之地,还是又穷又难走的地方,朝廷是否会默许他们自立?

“收回安南,永宁就稳了。”谢玄英道,“之后慢慢打。”

程丹若同意,云贵高原的地形摆在这儿,普安的人总不能到云南去搬救兵。

“好了,不早了。”谢玄英看看天色,“你快歇息,明儿一大早走?”

程丹若白他:“赶人呢?”

“这儿不安全。”谢玄英握着她的手,一根根手指摸过去,在腕骨处慢慢摸索揉捏,“你还是尽快回安顺。”

程丹若不理他,自顾自喝茶。

过了会儿,说他:“你该睡觉了。”

谢玄英道:“我想和你说会儿话。”

“有什么好说的,睡觉去。”她拽他到床边,用力摁下。

谢玄英顺着她的力道坐下来,却不松手:“你也歇一会儿。”

程丹若睇他一眼,慢条斯理地说:“歇不了,我明儿走,今晚得看看病人。”

谢玄英犹豫了。

外头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。

他实在不忍心她冒雨外出,便道:“明儿再说,歇吧。”

程丹若这才脱鞋上床。